上一篇 : 國內首部寄宿概念兒童情景劇《寄宿學校》南寧開拍
下一篇 :北京市公立高中國際部錄取線再漲 報名火爆

王斑出演毛澤東:想刻畫一個鄉下書生走上天安門的傳奇

  在人藝舞臺上演了太多像哈姆雷特、周萍、曾文清這樣的王子、大少爺,戲劇“梅花獎”得主王斑,這次卻躍上熒屏,成了毛澤東——正在央視八套熱播的《毛澤東三兄弟》中,人藝當家小生王斑一改過往“大少爺專業戶”的養尊處優卻精神坍塌,飾演年少時便以“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辭別父母的毛澤東。在他看來,第一次演偉人不僅沒壓力,反而很興奮,“以往展現主席的作品多是呈現革命進程中的人,而這一次則是展現人在革命進程中。”

  停留在像與不像是70年代的審美,更是對一個特型演員的評價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毛澤東詩詞《七律·到韶山》中的這兩句,感嘆的就是家中多位親人為革命的犧牲。此次《毛澤東三兄弟》截取的是毛氏三兄弟從如何走出韶山沖到重慶談判的歷史橫斷面,而這段時間也正是毛澤東人格魅力和思想形成的階段。拍攝前,王斑查閱了大量中外史料,唯獨沒看任何影像,“1945年之前,毛澤東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年輕人應該經歷的,他是一個兄長、一個兒子、一個丈夫。我不想模仿別人的理解,這是一個戲劇演員的釋放。”于是,無論是選擇王斑的劇組還是王斑本人,都沒有將形似作為終極訴求。“停留在像與不像已經是70年代的審美,更是對一個特型演員的評價。”電視劇中在化妝上著重的是眼睛的深邃,除了粘上一顆痣,整體造型很自然,臺詞也沒有選擇湖南話,而是偏重語言的樂感,“因為毛主席不僅寫詩,還愛唱戲,沒事就會哼一段《空城計》。”

  將主席生活中行走坐臥的習慣用在點睛的地方

  《哈姆雷特》、《雷雨》、《北京人》、《我們的荊軻》,王斑在話劇舞臺的角色大都是沒擔當或曾經沒擔當,但在影視上卻常演軍人硬漢。帥曾經是他的苦惱,“演員的最高境界是一杯白水,可以白描”,但王斑常常需要花很長時間讓大家關注到他的才華。從三年多以前,王斑一句“我來演”的玩笑話,到拍攝后期毛澤東嫡孫毛新宇看到他也會開玩笑說“我爺爺來了”。演偉人,觀眾不會評價演員演得好與不好,只會說像與不像,雖然不苛求外形的一致,但王斑卻將毛主席生活中的一些習慣用在點睛的地方。“不是去模仿他的行走坐臥,如果僅僅是飄過,那很好演,要落地更要有態度,要通過這些細節看到其人生的大格局,所以這些行為也需要取舍,需要去設計,更要不著痕跡。”

  每次拍完一段,王斑都會問工作人員,從普通人的角度是否能領會含義

  片中大段的獨白王斑著實下了不少工夫,但不是花力氣背,而是把大道理百姓化,每次拍完一段,王斑都會問旁邊的工作人員,從普通人的角度是否能領會這種政論體獨白的含義。“只有自己口舌生香才能讓人垂涎三尺。”劇中,無論是為熟睡的孩子打蚊子還是面對楊開慧的死,王斑都有很多自己的處理,而這些情感的依托又都是主席詩詞。“他的風范與才情通過他的詩得以展現,他的詩放在今天其實就是他的‘博客’,每次更新都是彼時心境的映照。他既是平實青年,是光著腳走上天安門的泥腿子,又是農民秀才,有著書生意氣,從小就立志做個奇男子,他的心在天邊外,所以他的境界是‘無處不青山’。但他又是農民的兒子,會大口吃辣椒,吃完飯會下意識地用手抹嘴,他很有親和力,但脾氣也很大,不過一個有作為的人性格上一定是有瑕疵的,他有時代的局限性,可又超越了他的時代。”

  演完毛澤東,不僅能背《共產黨宣言》,更能透徹分析“農民運動”

  提起“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論持久戰”,很多人都會對這些紅色命題有距離,但王斑不僅能背《共產黨宣言》,更能對《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做透徹的分析。“我不是裝大尾巴狼,我不做大好青年我做什么?演這個戲對我來講是一個提升,年輕時的發愿很多人都有,但我們太容易放棄,可主席是有大智慧的人。”播出后,有評價說王斑的表演是“史上最帥毛澤東”,對此他并不介意,“我最怕演成雙眼皮的殼子,希望演出他的思想和大格局。”于是拍攝中,由于正逢一年中最熱的季節,王斑為了怕胸口出汗沾濕衣衫,每天都會在胸前裹上保鮮膜。連群眾演員都中暑摔倒他仍舊一直堅持。“我們的創作者有時老寫輝煌史詩,但我們想刻畫的是一個說著一口湘潭話的鄉下書生走上天安門的傳奇。”文/本報記者 郭佳

福建体彩31选7